关灯
开启左侧

[邵阳民生] 穆青:界岭夜雨

[复制链接]
云山飞鹰 发表于 2020-7-7 20:57: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乡友,让您轻松玩转大邵网。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新人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云山飞鹰 于 2020-7-7 21:02 编辑

穆青(1921---2003),新华通讯社原社长、当代著名新闻记者。他的新闻作品、新闻主张和新闻实践,均为20世纪中国新闻史上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1949年,他担任北京新华总社任特派记者,随第四野战军南下采访,《界岭夜雨》是他在衡宝战役发生地界岭写的一篇知名战地通讯,作者以极朴实的文字,记录当时战斗的激烈和界岭当地人民对解放军的热情以及对战斗的支持。
TIM图片20200707204113.png
去年10月12日,正是湖南衡(阳)宝(庆)歼灭战胜利结束的第一天.我随者军政治部时组织起来的一个蒋匪俘虏收容队一起赶往前面的师里去。这是一个不满30人的小小的队伍,由一位姓苏的书率领着,从军部到师部全程是80里,都是些崎岖的山林小路。一尺多宽的青石板,像一条带子缠绕着丛山峻岭,曲曲折折非常难走。但这样的路,在南方山地来说,已经是相当开阔的了。
战斗地图.JPG

下午1点钟左右,我到达了灵官殿。这地方过去曾是一个很大的大的集,但是经过一阵山洪再加上白匪撤退时疯狂地抢掠轰炸,目前已是一片异常荒凉的景象。街上很少有老百姓,破家具、烂稻草扔得满街都是。4天以前我们的部队曾在这里钉住了逃跑的敌人,灵官殿的名字在军事地图上,在无线电话里,一时是那样地吸引人们,而如今不满100个小时,它却已被扔在人们的脑后,精彩的歼灭战早已从这里”向南推移了40余里(编者:应是推进到了祁东“黄土铺”)。


在村里稍事体息,我们又继续赶路。原打算当天晚上赶到师部的宿营地,不巧天忽然下起雨来,开始很小,以后就愈来愈大,满山遍野都被一层灰蒙蒙的雨雾笼罩着。在南方山地行军,我们最讨厌下雨,特别是那种青石小路,平常就不好走,一下更滑得厉害,稍不小心就会滚下山涧里去。在这种况下,人还好办,牲口就简直无法走了。我的饲养员在后面走一步骂一步,结果还是翻了两次驮子,人马都滚得满身是泥。虽然我们都带着雨衣雨伞,但不到1小时,大家都变成了落汤鸡。被粘掉鞋子的,摔掉帽子的,以及伤腰、跌伤腿的一个接着个。我的雨衣漏水,里里外外的衣股全湿了,沿着帽子滴下来的水珠一直从脖子里钻进去,那滋味实在难受。鞋子因为屡沾屡掉;我索性就光着脚走,谁知道这样更糟糕,更滑得没办法,一路上跌了六七跤,好不容易走到铜锣坪,那副狼狈简直无法形容了。


在铜锣坪,大家整顿一下,天已经不早了,雨仍在一个劲地下着。问问当地群众,据说距师部的驻地还有30里,而且过了界岭,就是一个上七下八(里)的大山。当时有些同志犹豫起来,但大多数人还是主张向前赶路。


走不多远,雨下得更大了,而且雷声在四周的山头上轰鸣着,电光在我们眼前晃来晃去,山里的天色是愈来意暗了。这一带双峰挟峙,山路陡峭躂,形勢十分险恶。一路上差不多到处都可以看到战场的景象。国民党匪徒们曾经在这一条狭长的山道上布置过好几层防御、树枝子、门板、石块、成捆的稻草,甚至老百姓的家具,都被他们拿来修筑工事了,但结果一道也没有守住。相反地,他们在沿途山坡上、稻田里、谷溪间……却到处乱丢着各种各样的物品,其中最多的是钢盔、胶皮鞋、日记本、女人照片、电线、破衣服以及一堆堆不知曾烧毁什么的灰烬。看样子完全可以想象匪徒们仓皇而逃的景象。


这幅战场图,对于我们说来似乎是一个鼓励。虽雷丽交加,山路泥泞难行,但大家仍毫不畏惧地前进着,希望很快赶到前方去。傍晚时候,好容易走到了界岭,牲口统统掉了队。同时由于夜色来临,我们只好暂时住下来。


界岭,是这次作过战的地方,老百还没有完全回来,我的房东看见我淋得一塌糊涂,冷得发抖,连忙生起火来让我烘烤,不久牲口赶了上来,于是烤火、做饭、铺稻草、放警戒忙乱了一阵之后,我便带着极度的疲惫睡去了。


这时,天色已完全黑了,有两个挑担子的商贩打着雨伞走了进来,一看见我们有人在这里睡下便又挑着货物出去了。这许多日子,我们看见过不少这样的行商小贩,他们有时简直是跟着我队伍做生意。队伍在哪里一住下来他就担着货物来了,其中大多是卖油盐及其他一些食物和日用品。在新区行军作战的环境下,他们的确也给了部队不少方便,有些甚至是从好几百里以外的后方赶来的。他们做买卖有一个特点,只要人民币不要银元,因而货物一来就销光,跑上几趟总能挣不少钱。部队也很欢迎他们,叫他们为“拥军商人”。可是我没有想到竟在这样的雨夜里,他们会跑到离战场这样近的地方来。


他们出去不久,接着又有一个灯笼出現在门口。一个老乡打着拿拿着口袋从我们身边走过去。在房东的子里;我听见他说:“起来,我们还得赶紧给解放军筹粮去。”一会儿,房东跟他一起出来了。我问他到哪里去筹粮,他们说附近的子。我说这样黑的夜,这样大的怎么能走呢?他们笑了笑对我说:“前方明天就役有吃的了,筹粮队的同志刚刚来过,你们队伍都不怕,我们怕什么。对不起,打扰你们休息。简单的几句话,说得我非常感动。半夜时候,雨声停止了。我刚刚睡熟,忽燃又被一阵吵嚷声惊醒,那时屋里已点上蜡烛,我看见门口有许多人在忙乱不停,原来从前线下来的伤兵连夜送到这里来。为了安置他们,我们的队伍以及全村的老百姓统统起来了。每间房子里几乎都点起火堆来为伤兵们烘烤。许多抬担架的战士和群众正到处想办法给伤员同志做饭吃。我们的房子里安置了3副担架,3个伤员都是腰部负伤的重伤号,他们安静地睡在担架上瞧着火堆,瞧着那水淋淋的雨布,连哼也不哼一声。我问他们吃饭了没有、他们摇摇头。护送他们的担架员和卫生员当时找不出什么好的东西来,只好用糙米煮些淡而无味的稀饭,甚至连点盐粒也没有。当他们把饭到伤员面前,还小声地安慰着说:“同志,明天到后方就好了,现在什么也没有卖的。”当地老百姓看到这情形后,立刻自发地进行了一次慰劳。他们纷纷从床底下、屋角里挖出了不少的腊肉和鸡蛋。一个老太婆把一些带土的鸡蛋拿给伤员时,说:“广西粮子”打了我几回,我也没给他们,我是留给解放军的。


以后,我躺在稻草铺上,看着群众为伤员同志们的休息和饮食出出进进,听着窗外又重新飘落的夜雨,很久不能入睡。我想,新区前线的群众在这艰苦困难的战场之夜所表现出的意志和行动,正说明我们的人民,在这伟大的年代,是怎样在飞速地变化和前进……
军事地图.jpg



 

精彩评论9

正序浏览
吾儿痴老虎 发表于 2020-7-9 08:54:3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蒋匪?内战无英雄!飞鹰网友!握手

点评

热情握手:)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7-9 21:01
回复 支持 2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strings 发表于 2020-7-9 20:45:49 | 显示全部楼层
 
从穆青文章的整个地名描述看,界岭确实应该是茶子山的界岭冲,而不是界岭乡。

点评

原石株桥乡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7-9 21:0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云山飞鹰 发表于 2020-7-9 21:00:4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strings 发表于 2020-7-9 20:45
从穆青文章的整个地名描述看,界岭确实应该是茶子山的界岭冲,而不是界岭乡。

原石株桥乡

点评

应该是我搞错了。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7-9 21:1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云山飞鹰 发表于 2020-7-9 21:01:0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吾儿痴老虎 发表于 2020-7-9 08:54
蒋匪?内战无英雄!飞鹰网友!握手

热情握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strings 发表于 2020-7-9 21:11:56 | 显示全部楼层
 

应该是我搞错了。

点评

界岭铺是邵东最南的村了,外乡人搞不清很正常哈。我也是去年才第一次去那。谢谢乡友关注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7-9 21:4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云山飞鹰 发表于 2020-7-9 21:45:3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strings 发表于 2020-7-9 21:11
应该是我搞错了。

界岭铺是邵东最南的村了,外乡人搞不清很正常哈。我也是去年才第一次去那。谢谢乡友关注
B9E9EDD4-EA18-414F-8572-44102B62DC0A.jpe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北京布鞋 发表于 2020-7-10 00:11:3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久违了的革命好通讯文章,革命胜利非常来自不易,缅怀革命先烈,教育后人,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吾儿痴老虎 发表于 2020-7-10 07:21:5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大陆国民有多恨蒋,及国民党,你就要明白为什么蔡英文民进党在台湾受支持!台湾民众支持台独党,因为从小受的教育不一样!尽快武统吧!台湾80后~10后几乎没有不毒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神精匠工 发表于 2020-7-17 16:07:59 | 显示全部楼层
 
论坛审核为什么这么慢?

成为五天网的有什么意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新人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0关注

13粉丝

130帖子

排行榜

关注我们:微信订阅号

官方微信

APP下载

电话:

18973976078

公司地址:邵阳市

Email:admin#0739bbs.com

Copyright   ©2015-2016  大邵网邵阳论坛Powered by©Discuz!技术支持:##    ( ICP备:12009057号 )